在农村,小时候你听过哪些鬼故事?

说在开头的话,鬼神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小编小时候听说过不少鬼故事,真真假假不好分辨,倒也有幸见过一位故事中人。那是我大姨家的邻居小孩,也算的上我小时的一个玩伴。每逢假日我去农村时都要跟他们一起闹腾,上山下水其乐无穷。那次事情就发生在下水:(小孩姓吴,以下简称吴)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吴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小河游泳嬉戏。站在高高的石头上从上双手合一入水是大伙的一个乐趣,轮到吴的时候他跳的特别高,然后一个猛子钻进了河里。结果下去就没有上来。(水差不多两米深)小伙伴们惊呆了,赶紧靠近寻找,这时候吴自己浮出了水面。当时大家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玩闹了一会到饭点也就各自回家了。

吴刚到家时也没表现出不同,吃饭睡觉。到了夜里,吴的妈妈听见了自家后门被打开的声音而惊醒。追出来一看,好家伙,吴正准备上山。(农村很多住户家后面都有后山,依山而住)吴妈妈及时拉住了他,吴一句话没说只是傻笑。从那天起吴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半夜会起来说要出去收衣服之类的云云。吴爸爸带吴去好多医院看了都没有效果,最后还是找了一个跳大神的那里喝了点香灰(这不科学啊),那之后吴好了很多,偶尔还会说些胡话。大概两三年后我再见到他又恢复成了一个健康的小伙子。

结尾送上一句冰心诀,希望能帮助大家镇定一二。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小时候听到的农村鬼故事挺多的,一般都是大人讲的,而且年龄越大的人讲的鬼故事越玄乎。记得最深刻的就是,小时候的农村不像现在,那时候交通基本靠走,天黑的话照明是拿一只火把,可有时候火把燃尽了,就只能摸黑赶路,如果走到三叉口时或者是途径坟林时就得特别注意,有人叫你不能答应,更不能回头,不然就会撞鬼。 有一次听外爷讲他年轻的时候遇到的真实事情。有一户人家死了人,外爷去帮忙办丧事摆酒席,一直忙到半夜十二点多,可那户人家来的亲戚客人太多了住不下,所以外爷只能赶夜路回家,回家途中会经过一片墓地,说是墓地,还不如叫乱葬岗,好多死人什么的因为家里穷买不起棺材就用布裹尸体,然后用草席包住就直接扔在这片坟地,出生于农村的伙伴因该清楚,那时候的农村人们普遍素质很低,穷山恶水的总会出一些刁民。死法更是多种多样,有上吊死的,有跳井死的,还有很多冤死的,不管怎么死的,尸体都安葬在那片坟地,甚至我小时候还在那片坟地看到人骨,当时不懂事还把人骨拿在手里把玩,现在想想真是后怕。所以那片坟地阴气特别重,经常会闹些事情出来。而那晚,我外爷就在那里出事了。当时他火把熄灭了,而且他还喝了点酒,但他人是很清醒的并没有醉,他说他当时听到好像有人叫他,他就下意识的回过头,但什么都没有,外爷顿时心里就慌了,因为刚才我提到的晚上走夜路路过坟地听见有人叫你的话,不能答应也不能回头,可外爷当时回了头,所以心里就打怵,但其实我外爷是个很明事理的一个人,他很清楚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所以他也没多想,就大步往家走。外爷还说当时他都看到家了,屋里灯火都是亮着的,可怎么走都走不到家,好像这个路越走越长一样,他还说他当时想了想是不是喝了点酒的原因脑袋范迷糊,可他很清醒,所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好久才回到家。当时听外婆说外爷回到家满头大汗,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可那户办丧事的人家离外爷家路程最多也只走半小时,办丧事的人家后来也证实外爷是十二点多走的,可回到家竟然三点多了,至今外爷也不知道怎么走了那么久。 结果第二天村里有户人家说昨晚他们上山里打野兔子,大概是一点多出门上山的,看到有个人绕着那片坟地转圈圈,转了好久才走的,当时他们以为是村里的疯子傻子,所以也没太在意。但他们听到外爷的讲述,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外爷问他们昨晚看到了什么,他们说就看到好像有个人在坟地里转圈圈,搞的外爷一头雾水。 那晚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外爷就得了一场大病,病了大半年都没有好,请了好多医生都没把病看好,后来是外婆请了一个半仙儿,我们当地叫做阴阳先生,阴阳先生当时给外爷算了一卦,拿了一只大的瓷碗,里面盛满了水,然后拿了一张草纸点燃,草纸燃烧完了之后不是剩下的有灰烬嘛,阴阳先生就把灰烬往碗里一撒,然后看了半天就问外爷以前是不是走过夜路被吓着了,外爷就把那晚的经历告诉了阴阳先生,阴阳先生随后就说外爷是被鬼缠上了,所以病一直不好,他要求外爷在下个月一号或者是十五号这两天的下午六七点天要快黑的时候,到那片坟地的东南方向,烧一点冥币,在放上一根鞭炮,最后对着坟地行三个礼,在跪对着坟地磕三个头,并且一边磕头一边说些什么,反正说的什么我也搞忘了。于是外爷就照着阴阳先生说的做,在第二个月一号下午烧了纸钱,放了鞭炮,行了礼磕了头。结果不到半个月外爷的病就好了。 说实话,我至今也弄不清楚那晚外爷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那户打野兔的人家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为什么照着阴阳先生的做病就能好。这件事在当时的村里传了好久。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正值知青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时期,我姐姐高中毕业后就去了甘肃酒泉插队。在农村生活了三年多,听农民讲了不少诡异故事。

首先她刚去农村的时候,村里有一农妇病得快不行了,家里已经给她准备后事了,她的症状就是一直尿血,人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到医院去检查啥也查不出来。但后来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起来。至于这病是怎么来的,农妇给她们讲了那晚的经历。一天夜里,她起来上厕所,农家的厕所在院子里,从屋里出来要经过院子,那时农村住户的院墙也不高,也就一米左右,是用土垛起来的,或者是用篱笆圈起来的,从院内就可以看到院外,而且她家出门不远就是一条公路,但那时车辆很少。那天月亮很亮,猛然间她看见公路边上站着一人,一动不动,她不由地感到奇怪,都半夜了谁还出门?如果是赶路的不会站那一动不动的,等车更不可能,因夜间根本就没有车路过。于是她解完手后回到房间告诉了老公,老公也感到奇怪,两口子就一起出门来看。但就这么会儿工夫那人不见了。四周是很开阔的,就算离开走也应该能看见的,但俩人张望了半天也没看到那人的影子。第二天,农妇就病到了,开始尿血,去了好几趟医院也没有查出病情。后来听村里老人说,那人站的地方是一个孤坟,死者是一个年轻人,有可能那人要拉她走但没成。

她们那村里还有一个习惯,如果家里有不满三岁的小孩,到了晚上大人一定要陪在身边,一旦莫名奇妙有东西打落地上,全家人要赶紧围在孩子周边。因为不久前有一户人家,家里有个两岁的男孩,就是一天晚上一个瓶子从窗台上掉下来了,家里人也没有在意,哪知男孩竟然死了,当时一人在玩,没有大人在身边,都说是鬼把孩子弄死的。

还有就是她们知青走夜路时,经常看见路边一个绿莹莹的东西发光,如果你走到跟前,那东西就不见了,但在不远处又出现了,问当地人,大部分人都见过,但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小时候还真听过,好像还模糊的看见了。那年我十二岁,我乡下九岁的表妺来我家请我们去吃丰收磁巴,我和表妺,还有小我五岁的妺三人就去,三小孩一路走一路玩,不知不觉走到天都要黑了,快到村庄时,在前面那拐弯处,就有一人影,身穿長衫,头带礼帽,还一根点燃的香烟,我们三都看见了,那边上没有人家,只有小树,还好我们不用经过他身边,在离他二十多米就一条小路,我们三就一路拼命跑,边跑还边叫有鬼呀。那次吓的不轻,大人们听说后,马上过去看,什么都没有,可是外婆却哭了,她说是外公站那看我们。

小时候农村种棉花的很多,我十来岁那年 也就是90年左右吧,我家地少棉花种植的也少,加上父母比较宠爱我,所以剥棉花的时候 父母就不会让我帮着剥,(棉花都是从地里摘下来 运到家 晚上剥开)我呢喜欢 去邻居家玩,而他们家人口多地多棉花也多,邻居家的几个男孩都比我大,最小的也大我三岁,他们就叫我帮他们家剥棉花,我为了热闹,也为了以后他们能带我去邻村看电影,所以很勤快,但是顽皮了一天的小孩子很容易就犯困的,没多久就想开溜。

这时候那兄弟几个就会说外面很黑有 避墙鬼 的!(躲避在黑暗处的长发女鬼)我听他们这样一说 就吓得往门外瞅瞅 黑漆漆一片,不由得往里挪挪板凳,尽量靠近煤油灯近一些,睡意全无 ,继续帮他们干活,一直等到他们也困了 就会送我回去,或者我父母来叫我,我家和他们家就是隔壁啊,中间隔着一条几十厘米宽的巷子,怕就是怕那条巷子,呵呵 好没出息啊,那时的我坚信 巷子里有避墙鬼,别人不提及的时候大多会忘记,顽皮是孩子的天性,有时候还敢在夜里捉迷藏,但几个小伙伴聚在房间里讲到避墙鬼的时候,连门都不敢出了。

小时候听别的老太太说的一个故事就是避墙鬼的故事,(因为我奶奶怕我们小孩害怕从来不讲,一直到我16岁了才听奶奶说过几个真实的鬼故事,那也是听别人说起 追问奶奶的。因为奶奶是其中一个故事亲身经历者,绝对真实 望大家耐心点。)--那个老太太说:以前有个老奶奶晚上睡觉时 才想起 尿罐没拎 ,就拎着提灯(烧煤油 带防风罩灯)到屋后菜园地边去拎尿罐,因为老奶奶住的是两间土房 没有院子,到了屋后老奶奶就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后墙边 站着一个人,老奶奶上了岁数 眼神不是太好,但胆子不小,就走进一些问 :谁呀?

那黑影没做声,老奶奶 就把提灯举近一些 照了照,发现是个女的 穿一身红衣服,披头散发 低着头面对着墙,怀里抱着东西,一声不吭,老奶奶心想 是不是谁家的儿媳妇 闹气跑出来的,穿红衣服 难道是刚过门不久?(过门老家话就是结婚),老奶奶就说话了 :你是哪家的?这大黑天跑出来 家里不着急啊?老奶奶以为那女的是害羞 才低头面壁的呢!

老奶奶就说到:你也别嫌不好意思,哪家没有吵仗的,哎,舌和牙还咬仗呢,可是那女的仍旧一声不吭,老奶奶可能当时挺尴尬吧,说以接着说:你要实在想不开,就先在俺这,住两天,等气消了再回去,那女的还是一言不发,老奶奶这时候就把提灯举到那女的脖子后面 说:你转个身,俺看看,看看是谁!这时女的慢慢的把身体转过来了……

第一次发表回答。仅供茶余饭后消遣。

我的真实经历,我92年的。在我十四岁的时候那时候在别的城市读初中,是寄校。过年过节才回家。

我们宿舍在五楼,阳台右边可以看到一条公路,当时我用我勤工俭学买了个小灵通,有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宿舍太吵我在阳台接电话。

说来也奇怪,公路上车都没有。一边接着电话,就一边看到公路上从左至右来了一队人马,往右走的话,就是上街道,没有山,这些人穿孝衣,带白帽,举白旗,棺材上也是盖白布,洒白色纸钱,慢慢悠悠走着,没有唢呐声,队伍的后面只有一个敲锣的,大概隔十秒敲一次,我害怕了,看下手机时间,十一点二十。

赶忙跟电话里的朋友说现在有事,等下回电话。学校十点半熄灯我跑到宿舍,同学们都上床准备睡觉了,我想去宿舍叫一两个人出来,看一下是不是就我一个人能看到这不干净的东西。可是都不信,不信也不肯出来瞧瞧。后来我又一个人壮胆看了一下,啥也看不到了,路上空空荡荡。

我就想,第二天去这条路上看一下,看看路边有没有洒落的纸钱,结果啥也没有,吓得我哭的要死,书也不肯读了。

当时看到就觉得诡异,1谁家有丧事把人往街上抬,2现在办丧又不像古时候全部穿白色孝衣,3为啥就只有一个敲锣的,鞭炮也不放。就像是古时候办丧的样子。

还有一个故事,在我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睡在老公家,我很清楚身边一切事物,我和老公睡在一楼,他家一楼房间跟楼梯也就五六米的距离。

睡着睡着,就听到他家楼上下来两个男人,下楼节奏很急很快,这两男的跑到我床边其中一个就问我,你有镜子嘛?他说的是老公这边的方言,说第一遍我没听清楚,我说啊?他又问了一遍,你有镜子嘛?我说没有,他说没有就跟我走,说着便拉着我的手就急着带我走,我说你们干嘛?我不去,突然他旁边这人发话了,声音很小的说,好像找错人了。

他们就走了。第二天说给他家人听没有一个人相信,真是吓死我了,我在想,要是他拉我走的时候我跟着去了,后果是怎样?我不敢想象。

后来我回娘家妈妈找了法师做法事,说是有鬼从我十二岁就跟着我,还减了一缕头发埋在家门口。之后随着孩子出生后再没有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我不信神,确信魂,没有魂,那些拥有前生记忆的转世人怎么解释?不管怎样,做事凡要对得起良心,只求一生无悔。

鬼故事农村人估计最有权利发言。从小就是在大人的鬼话下茁壮成长。比如我老妈:就说过她小时傍晚时刻,看到家门口在一鱼塘的边石头上坐着一个红毛小孩,不停的把头发往后摆。那时候都没有染色头发,而且是农村。这就是俗称的水鬼吧,我们那边叫水猴子。还有就是倒路鬼。在八十九十年代农村,我表舅那时候经常出去做买卖,卖块糖那种,经常深埂半夜回来,或者凌晨几点回来,那时候没有车,一根扁担两箩筐,全凭腿走。有几次他就在路上碰到倒路鬼,不停的走呀走呀,走来走去还是回到了原处。表舅也知道倒路鬼,索性直接原地睡一觉,第二天路人看见,喊一声,迷阵消失。这两种鬼类估计全国大部分人都听说过的。再说一种,也和我刚刚所说的表舅有关联,表舅的弟媳喝农药自杀的,就在表舅隔壁,那时候都是土坯房就是一道墙,当死了之后几个月,晚上表舅经常不在家,舅妈就一个人住,晚上的时候放碗的那种柜子里碗响个不停,还有搬动东西的声音,以前那种柜子全部都是防鼠的,不存在老鼠爬进去的。而且我也去过喝农药自杀那房间,已经有五六年之后了,当时我还不知道,我闻到一股浓烈的农药味,我问我表哥他闻到没,他们直接闻不到,只有外人才问得到,后来他们和我说起这事,我才恍然大悟。还有关于很多人还没死,在傍晚和晚上就看到人家的魂,没过几天,魂魄出现的人就死了。还有就是那种晚上睡觉听到婴儿啼哭声,等等怪声响个不停,不用多久那地方必有人死亡。不知道是不是城里阳气重,不能看到,那种说鬼故事的人大部分都是属于那种老实憨厚的庄稼人。这东西信不信由个人,反正我对科学和迷信鬼神这些全部都持有怀疑观点,信也不信。

我讲个鬼故事。那是在60年代初期,我村有一对新婚夫妇惨死的事。那时正至夏末秋初,有一对新婚夫妇刚结婚,根据我们当地风俗,男方把女方接进门三天,男方要随女方返门去女方娘家,吃一顿饭后立即返回。而这对夫妇在娘家吃了饭返回时,刚到一个山梁,天也黑尽,新娘尿急,叫新郎在路边等着,自已踏进树林小解,正解开裤子蹲下尿尿,突然在前边有人发出“哼!”的一声,接着一阵阴风扫来,撕下新娘脖子上的纱巾。新娘吓得一声尖叫,新郎听到新娘的惊叫声,打着手电迅速向新娘奔去。新郎接着手电光亮,看见新娘倒在地上,裤子未拉上。新郎一个箭步冲过去把新娘扶起并叫醒问发生了什么事?新娘把呻吟声和纱巾之事告诉了新郎。新郎忙用手电筒四处晃照,不照还好,一照周围全是坟墓。大的小的,旧的新的上百座。新郎收回手电光往眼前一座坟墓照去,见新娘的纱巾正卡在坟墓的石缝隙里,留下一部分纱巾角在外随风飘扬。(我们当地与其他地区修坟不同,其他地方是在地上挖一深坑,然后将棺材放下去,再回土垒上。而我们当地是将棺材放在地表面,用石块围着棺材砌一个前高后低,前宽后窄的梯形块)男子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扶着新娘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家向新郎母亲诉说了路上所遇之事。母亲听了小两口的叙述,可能懂点驱邪之术,忙对小两口说:”娃子,你们对着坟墓拉尿,可能激怒了坟墓里的主人,今晚你俩不能睡婚房,去楼上小住几天,我明天去请个法师来家理料理料。“小两口听了母亲的话,果然没住婚房,搬到楼上住。到半夜时分,突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阴风潺潺。一家人吓得大气不敢出。天没亮,新郎母亲就上楼叫人,叫了几声没人回应,她打着手电靠近一看,小夫妻俩躺在床上,尽然没了脑袋,顿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左邻右舍听到哭声,纷纷赶来观看,听了新郎母亲的叙述,大家都无比惊恐。随即派人去民间请了两个法师来定夺。法师听后说:”事不离迟,要迅速去把那座墓掘了,将棺材和里面的尸骨一并焚烧 ,不然你们村不得安宁。在法师的安排下,拿上火叉,气油,柴禾和掘坟工具,几十人浩浩荡荡向坟山开去。耗不费力就找到了卡着纱巾的那座坟,法师在每个人的印堂处点了一点鸡血,又在每人背上贴了一张符咒。很快就把坟墓掘开,把棺材裸露出来,再将带去的柴禾全部垒砌在棺材上。法师向大家宣布如果棺材燃起后,有什么东西想逃出来,就立即用火叉叉住,让其不得动弹,任由火烧。分咐完毕后,就迅速将带去的气油喷洒在柴禾上点然,顿时一股浓烟冲天而起,很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突然火堆里“轰隆“一声巨响,一个有三米高的大男人从烈火中央站了起来。十几把火叉同时向那男子叉去。那男子拼命的挣扎,始终挣不开十几把火叉的威力,最后那男子慢慢地在烈火中萎缩,萎缩,终于被烈火吞噬。只可惜本人当时没有出生,没有参与这次除鬼活动,一切都听大人们津津有味的讲诉。为了证明故事的真实性,我特地去找那对小夫妻家里的后人,据说在全国闹饥荒年时,全部饿死了。我又去那个坟山上查看,他们说的那个坟地,早已杂草丛生,石块满地。祥细观察土质,是有被焚烧过的痕迹。